当前位置: 主页 > 健康新闻 >

传奇花旦时佩璞:嫁给法国外交官中年曝出男儿身丈夫气到自刎

发布日期:2022-08-04 19:50   来源:未知   阅读:

  在明代奇书《三言二拍》中,曾记载过一个“假尼姑案”。这个案子发生在南宋时的江南地区,一个男子扮成尼姑的模样去女人家里教刺绣,然后在夜间留宿时趁机奸污女主人,最终让几十个女子怀孕。怀孕的女子都摸不着头脑,她们坚持自己没有出格的举动,甚至一些人为证清白而被迫自杀。

  后来此事闹得太大,惊动几个州县,官府才开始调查。一群衙役查来查去,发现有个尼姑流窜多地,跟每个被害女性都有来往。

  县官下令把这个教刺绣的尼姑抓了起来,验身之后吓了一跳,这居然是个男人。这个男子是天生畸形,会“缩阳入腹”,身体男性特征乍看上去是女人,于是乎就扮成尼姑骗人。

  《三言二拍》这部书的情节不完全可信,所谓的“缩阳入腹”可能只是个虚构的情节。可是在20世纪末期,法国闹出了一桩间谍案,其中一个中国戏子居然用男儿身骗了法国外交官20年,两人还生下了一个孩子,法国媒体报道的这个戏子就会“缩阳入腹”。

  时佩璞是京剧演员,唱旦角是一绝,他靠着美色诱惑了年轻的法国外交官,诈称自己是女人,让法国外交官神魂颠倒。时佩璞后来和法国外交官结婚生子,直到80年代才因为间谍案而暴露身份,在亲眼看到自己的“妻子”是男人后,法国外交官选择了自杀。

  那么,时佩璞这个奇人是怎么成长的?两个大男人在一张床上睡了20年,法国外交官为什么没发现自己的“娇妻”是男人?时佩璞和他爱人的结局又是怎样的呢?

  1964年初,新中国迎来了第一个伸出橄榄枝的西方大国——法国,在戴高乐总统“去美国化”的外交方针下,法国第一个和新中国建交。

  当时的法国对中国的印象还停留在辫子时代,新一代人对新中国知之甚少,所以很多小年轻希望来中国开开眼界,长长见识。看到法国政府在招聘驻华大使馆人员后,一个叫布尔西科的20岁法国小伙跃跃欲试,他很向往神秘的中国,于是应聘成为了法国驻华大使馆的会计。

  布尔西科年仅20岁,来到中国后看到什么都感兴趣,拿着个照相机拍来拍去,在中国外交部安排法国人观看京剧表演后,布尔西科深深爱上了这种东方戏剧,一直想认识几个京剧演员。

  后来,在法国驻华大使沙叶先生的私人聚会上,布尔西科幸运地遇到了前来赴宴的中国京剧界代表,其中一位皮肤白皙,身材凹凸,眼含媚丝的男子让布尔西科印象深刻。

  这位男子名叫时佩璞,是个唱花旦的演员,所以一颦一笑亦雌亦雄,有种说不出来的魅力,布尔西科很是着迷,走上去跟他搭话。这一聊才发现,时佩璞说着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语和法语,和布尔西科交流很流畅。

  两人攀谈了很久,都感觉分外投缘,加上布尔西科喜欢京剧,于是他们相约时间见面吃饭,交个朋友。

  几天后,这对跨国好友在北京游玩,两人的交流越来越密切,时佩璞对历史典故和戏剧段子信手拈来,加上他唱花旦的好嗓子,让布尔西科十分着迷。在两人关系十分亲密后,时佩璞开始有意无意地对布尔西科撒娇,看到对方包容自己后,时佩璞甚至开始向布尔西科索吻。

  布尔西科还以为这是一种向自己表示亲密的方式,所以没有多想,直到有一天,时佩璞神神秘秘地向布尔西科透露了个秘密:其实自己是个女儿身。

  听到自己的好友居然是女孩子,20岁的布尔西科心里乱了起来,但是西方人思想比较开放,他对时佩璞的感情渐渐从友情转变成了爱情。两人交往了半年多之后,在1965年夏天,时佩璞和布尔西科发生了亲密关系,布尔西科深深地爱上了时佩璞。既然对方是女的,布尔西科答应娶他为妻。

  几个月后布尔西科要回国,时佩璞居然告诉他自己有孩子了,希望对方能像个男人一样负责。布尔西科又惊又喜,他告诉时佩璞自己一定会回来,回来就和他永远在一起。

  1969年,布尔西科从国内调到了法国驻华使馆档案馆工作,他终于回到了阔别三年的中国。等他在北京找到时佩璞时,他俩的孩子已经出生两年了。时佩璞给他看了孩子的照片,他声称未婚生子在中国是大罪,所以把孩子送到了乡下去照看。

  布尔西科感动不已,他天天陪着时佩璞,给自己的“娇妻”送来了进口电器和手表等物资,时佩璞一下成了北京京剧圈的富豪,按照当时的京剧圈人士透露,时佩璞家里“比领导还阔绰”,白糖、牛奶、咖啡一年到头不停,兜里天天都有外国进口的水果糖。

  一年后,布尔西科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儿子,他给儿子取名时嘟嘟,一家人团聚了三年,一直到1972年布尔西科才回国。

  从1972年到1978年,时佩璞和布尔西科相隔千里,平时靠信件联络,布尔西科表示自己依然爱着时佩璞,希望他好好把孩子带大。他给时佩璞寄过去了很多钱,时佩璞也很淡定,他没有要求布尔西科给自己名分,而是默默接受丈夫的安排。

  1978年,布尔西科进入法国驻蒙大使馆,每隔40天他就坐火车来北京看爱人和儿子,三年内从不停歇。

  1982年,布尔西科从蒙古回国,也正在这一年,法国文化界邀请京剧演员时佩璞作为文艺代表出访法国,时佩璞带着儿子嘟嘟来到巴黎,和自己的爱人布尔西科团聚。

  时佩璞作为受邀的京剧演员,一到巴黎就接受了各界的采访,一时风头无二。在巴黎,布尔西科一家终于团聚了,三人住在了布尔西科的公寓里,布尔西科带着“妻儿”游览了美丽的巴黎,时佩璞表示愿意留在巴黎生活。

  但是好景不长,布尔西科一家团聚没多久,美国CIA就联系法国外交部:“法国驻华使馆曾在70年代发生泄密,大量涉密文件被流传到了中国手里。”

  法国人很吃惊,这件事法国政府也不知道。在多方调查之下,法国驻华大使馆和华人私交最密切的就是布尔西科,他和时佩璞的关系在当时的大使馆里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于是布尔西科和“交流大使”时佩璞被逮捕,接受警方调查。

  在法国人将两人逮捕之后,布尔西科居然声称外表是男人的时佩璞是自己的妻子,法国警方表示难以相信。但是布尔西科非常坚定,还把自己的儿子时嘟嘟带给警察看,警察表示要么是布尔西科疯了,要么是时佩璞这个东方人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布尔西科说:“我的妻子出身于戏剧世家,因为家里有两个女儿了,就把最小的她当做男孩子养,造成她外表比较阳刚,其实她是货真价实的女性。”

  最后无奈之下,法国警察请来大夫为时佩璞验身,结果大跌眼镜,医生证明时佩璞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

  在警察的安排下,时佩璞和布尔西科在牢房里对峙,最后在警察的要求下,时佩璞无奈地展示了自己的男性下体,布尔西科见状当场晕倒。

  原来时佩璞天生畸形,男性器官内缩,藏在阴囊里,乍一看跟女子一样。时佩璞从小因为自卑,自己又长时间将下体用布条捆扎,导致阴囊扁平,跟女性下体无异,当年年仅20岁的布尔西科对异性一无所知,糊里糊涂上了当。

  布尔西科的儿子时嘟嘟做了亲子鉴定,这孩子跟时佩璞以及布尔西科都无血缘关系。时佩璞坦白,这个孩子是他托人从大西北买来的,是个维族孤儿,因为外表比较像混血儿,所以布尔西科居然没有发现。

  关于同房的问题,布尔西科说自己是完全被骗了,每次都是“妻子”在黑灯瞎火中引导自己,他认为东方女人比较害羞,所以一直听之任之,没想到自己跟一个男人睡了几十年。

  最后,布尔西科和时佩璞因为间谍罪被判处10年监禁,但只坐了3年牢,就被法国总统特赦。布尔西科出狱后坚决跟时佩璞断绝关系,而时佩璞就带着时嘟嘟在法国生活,他在法国的华人圈子里教导戏剧为生,在法国很有人气。

  布尔西科的晚年则在羞耻和悔恨中度过,他自称自己为“欧亚大陆的笑柄”,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时佩璞。

  2009年时佩璞去世,很多媒体又找到了布尔西科让他评价当年两人的故事,布尔西科说对于时佩璞的死,自己没有意外也没有悲伤,他的死让自己心里卸下负担,自己自由了。至于时嘟嘟,在时佩璞去世后便失去踪影,没人知道去了哪里。

  布尔西科和时佩璞的恋情实在太过狗血,美国人甚至根据两人的故事写了一部话剧《蝴蝶郎君》,在全世界都广受好评。因为过去了半个世纪,而且当时的文件很多因为外交关系而涉密,所以布尔西科案件的细节都渐渐模糊,时佩璞到底是不是间谍,如今没人能下定论。

  法国和中国政府后来都对这个案子讳莫如深,中国没有报道过这个案子,时佩璞的名字甚至从来没有出现在中国的报纸和媒体上。

  时佩璞自己也不承认是间谍,他说自己只是想借布尔西科的手,离开那个群众运动时代的中国,仅此而已。布尔西科也说自己不是间谍,流出的所谓涉密文件级别都很低,基本无伤大雅。如今看来,或许只是二人在家中对法国国事的无聊畅谈罢了。

  在前些年,时佩璞的故事还被拍成了纪录片,布尔西科的离奇经历再次成为人们的谈资。布尔西科说自己现在已经放下了过去,希望有一天还能回到中国生活。他热爱着中国,虽然发生了如此不愉快的经历,但这一点从未改变。

  文/商学野参考资料:1、《“蝴蝶君”时佩璞谜案》,joyce;wadler2、《跨国“梁祝”,谍影重重》,碎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