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咨询 >

螃蟹岬凌晨打围中山路崩溃 武昌火车站周边或“豪堵”两年

发布日期:2022-08-03 07:46   来源:未知   阅读:

  除了施工打围造成行车瓶颈,引起昨日中山路滞留的另外一个因素就是鹦鹉洲长江大桥开通后,给武昌中山路周边交通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据悉,目前鹦鹉洲长江大桥是不限号的,不少市民都愿意从该桥通过,特别是要从汉阳到武昌的车辆,由于一桥要分单双号,白沙洲长江大桥又远了,鹦鹉洲长江大桥成了过江的首选。

  但是目前,鹦鹉洲长江大桥到了武昌后,只能从复兴路和中山路两个匝道下桥,很多车主都选择走中山路匝道,可之前武昌火车站前交通压力就很大了,这下车流量更多,这无疑是给昨天本就不通畅的中山路雪上加霜。

  交管部门介绍,目前鹦鹉洲长江大桥汉阳到武昌方向下桥处并不通畅,可能要等雄楚大街高架修好后,才会更好走,分流量也能体现,目前大家尽量绕行,实在要走,需通行中山路、武珞路车辆可由复兴路匝道提前下桥,绕行巡司河路、复兴路、张之洞路、首义路等其他道路。

  昨天上午9时许,网友“蔚蓝的莫莫君”发布微博称,自己在南湖、武泰闸往武昌火车站方向,发现马路上‘浩浩荡荡’的人群放弃公交,使用11路(步行)前往火车站乘坐地铁。“怎么2015年的第一个周一,就堵成这样了?”微博图片中,成排的公交车停滞未动,公交边沿与车行道的“夹缝”中,数十位路人排成一列纵队徒步前行。

  舍弃公交步行的远不止一人。网友“死神从不哭泣”昨天下午两点发布一条微博称:“现在播放一条简讯,实时路况:武昌火车站各交通要道堵车,从早上7点半一直堵到现在,还不知道要堵多久。由于实在受不了,我决定下车步行,突然发现了步行的优势!”

  网友“Richor赵舒”微博中的照片则更加“惊心动魄”:十余位路人在车流中穿行,车尾灯清一色的红色……博主赵先生住在洪山,每天乘公交经过中山路去汉阳上班。昨天早上8点20分左右,他坐的556路公交在途经中山路时被堵死。“由于车上人实在太多,路过中山路公交站的时候都没办法开门。”

  “后来的40分钟,公交车停在原地纹丝未动”,赵先生说,期间周围几辆公交车上的乘客都纷纷下车步行。他也最终加入了‘步行大军’。他说,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下车步行,“走路分分钟超过了十几辆车”。他花费了十多分钟从中山路一直走到武珞路,车流才慢慢通畅。

  楚天都市报消息昨日,众多市民发现,武汉南大门主要进城道路——白沙洲大道烽火村往武昌火车站方向,无论是高架桥还是地面道路,从清晨起便几乎陷入瘫痪,直至下午仍未缓解。

  交警部门称,武汉南大门进城交通之所以出现严重拥堵,主要原因是地铁7号线部分站点打围施工。他们除抽调更多警力疏导交通外,同时提醒市民绕行避开易堵路段。

  昨日一早,众多网友发微博称,白沙洲大道烽火村往武昌火车站方向交通瘫痪,大家只能步行上班。

  家住白沙洲大市场的小丁说,每天她都乘坐34路公汽至武昌火车站,再换乘地铁4号线到汉街上班。平时,清晨7时30分许出门,上午9时许就会到达公司。但昨日,她乘坐的34路公汽开到烽火村路段时,就几乎停滞不前,半个小时才往前挪动了200多米。无奈之下,她只好下车步行赶到武昌火车站换乘地铁,最终还是迟到了一个多小时。

  市民黄先生说,昨日他开车到武昌大东门的一家医院看病。上午9时许,在白沙洲高架烽火大市场路段,他看到前面堵得严严实实,而自己又进退不得,只能跟着车流像蜗牛般缓慢挪动。结果,这段长约6公里的路段,他用了3个多小时。

  新浪网友“浅草-暖暖的”反映,昨日上午8时30分许,他打的到天河机场接人,在白沙洲大道堵了近1个小时,最后选择绕道,打的费花了170元,比平时多了一倍多。

  在白沙洲大道栅栏口路段值勤的一名交警介绍,昨日清晨7时许,武汉南大门进城道路就出现拥堵,尤其是白沙洲大道烽火村至武昌火车站约5公里路段。很多乘坐公汽出行的市民纷纷下车步行赶路,受影响的市民估计有上万人。

  昨日上午,记者接到报料后,驱车从三环线分许到达白沙洲高架烽火村路段。当时前方拥堵的车流一眼望不到头,而少数尾随而来的车辆直接原地调头,逆行返回三环线绕行他处。

  在拥堵现场,记者用记时器测算,平均每10分钟时间,车辆才能往前挪动二三十米。而从白沙洲大道烽火村至白沙洲高架梅家山出口长约3.4公里的路段,竟耗时2个小时。

  12时40分许,记者在白沙洲高架梅家山出口看到,从鹦鹉洲大桥汉阳往武昌方向的车流,也排起了数公里长队;高架桥下,白沙洲大道烽火村往武昌火车站方向,很多公汽几乎没有乘客,不少市民拖着行李箱,或抱着孩子、推着婴儿车步行赶路。

  一位636路公汽司机称,上午9时许,该车从青菱城市花园小区发车,到达白沙洲大道张家湾站时,车上乘客满满当当。到达烽火村站时开始堵车,乘客们都失去耐心,纷纷下车步行。“这段路我堵了3小时40分钟,够我平时开两个来回。”他说。

  武汉某高校学生小邓告诉记者,上午11时许,他从黄家湖校区乘坐公汽到武昌火车站,准备搭乘火车回老家,但因拥堵错过时间。改签车票时,他发现前面有数十人排队,其中不少人抱怨拥堵让他们错过火车。

  对于白沙洲大道出现的大拥堵,不少市民和网友认为,可能是受鹦鹉洲长江大桥通车影响。

  对此,交警部门表示,鹦鹉洲长江大桥通车后,武昌梅家山至中山路沿线交通压力的确有所增加。不过,对交通影响最大的,是从前晚开始进行的地铁7号线部分站点打围施工。

  “两处施工打围占用了行车道,形成交通瓶颈。”交警部门人士介绍,地铁7号线螃蟹岬站施工,比原规划多占用了一股车道,中山路双向8车道变成了双向4车道,导致中山路公正路口拥堵;地铁7号线三阳路越江隧道武昌进出口E、F匝道施工,因规划红线内和平大道北侧拆迁尚未完成,多占用了2股车道打围,目前只剩下双向4车道,对交通造成很大影响。

  白沙洲大道拥堵出现后,武昌交警部门迅速启动应急预案,白沙洲大道、中山路、友谊大道、和平大道沿线人次。交警们还延长了值勤时间。早班交警值勤时间原为6时30分至9时30分,延迟到11时下班;中班交警值勤时间原为9时30分至12时,提前至9时上岗。

  据介绍,根据施工计划,地铁7号线年完工,白沙洲大道至中山路一带,很可能成为新堵点。交警部门建议,白沙洲大道至中山路的车流,可绕行津水路、张之洞路、临江大道,或从三环线绕行珞狮路;友谊大道往中山路方向的车流,可绕行新生路、公平路、前进路。

  交警部门还表示,将会与地铁施工单位协商,优化施工点周边行车环境,以缓解拥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