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资讯 >

三浦春马去世青春结束了

发布日期:2022-07-31 23:50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本安排了工作的三浦一直没有出现,当工作人员赶到他在东京都港区的家中时,一切已来不及。

  你或许是通过《恋空》知道了他,这部电影是无数95后中国观众的日剧初心,他是如风一般的初恋美少年。

  他曾在上海拍了三个月电影,因为学中文太认真,导演不得不把他“来华一年日本人”的身份改为三四年;他还爱吃麻辣烫,却因为不熟悉中国的辣度被辣到;他说中国拍电影有几百个人,日本只有几十个;他还说合作的女演员刘诗诗非常漂亮......

  我们需要记住这样的三浦春马,记住他阳光的笑脸和努力的生活姿态,记住他不随波逐流始终做自己的坚持。

  就在5天前,三浦春马还在ins和微博上为自己的新剧《金钱的结束是爱情的开始》做宣传,开朗地让大家期待9月开播。

  出生在1990年的三浦春马,从小就长得非常可爱,6岁时参演了自己的第一部电视剧,演的是主人公小时候,就此童星出道。

  后来他陆续出演了不少电视剧的配角,高中时还是少年偶像组合“Brash Brats”的一员,不过由于和其他成员人气差距过大,三浦很快单飞了。

  这部改编自同名小说的青春纯爱电影,极度催泪,在日本收获了39亿日元的票房,当时有万人空巷之势。

  三浦春马在片中一头半长白发在今天看来或许有几分非主流,但影片风靡时在全亚洲都掀起了男生染白发的风潮,他也成了万千少女的初恋。

  表演亦得到了主流的认可,获得了有“日本奥斯卡”之称的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新人奖。

  《恋空》之后,三浦先后出演了《极道鲜师3》和《血色星期一》两部大热日剧,成为日本最炙手可热的青年男演员。

  三浦春马曾被日媒形容为“帅得不像是日本人”,换句话说,他是不太多见的“日本正统帅哥”。在各种评选里,他经常登上“最喜欢的男性”、“笑起来最好看的男艺人”、“无限接近二次元的日本男艺人”、“颜值最高的男艺人”之类的榜单。

  2010年,“无限接近二次元”的三浦春马出演了漫改电影《好想告诉你》,出演温柔的学长风早翔太。

  虽然他一贯清冷的长相让很多原著粉丝觉得与风早翔太的人设并不相符,但他美少年的形象再次深入人心。

  漫改之后,总是在出演高中生的三浦春马突破自己,在日剧《你教会了我什么最重要》中主演了意外和学生发生不伦的教师,更成为了平成22年来第一位主演月九剧的男演员。

  只不过这部剧虽然聚集了三浦春马、户田惠梨香、武井咲三位日本当红演员,但因为禁忌的题材和老套的故事并没有取得观众的认可,收视表现一般。

  2013年,一直寻求突破的三浦春马终于遇到了适合自己的剧本,《最后的灰姑娘》。

  虽然这次是配角,但他出演的心机“肉食男”佐伯广斗在观众中受到了极大的好评。

  而对中国观众而言,三浦春马在2014年的作品《我存在的时间》,是比《恋空》更大的催泪弹。

  这是他继《好想告诉你》之后第二次和多部未华子合作。这次他不再是风度翩翩的学长,而是一个患有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ALS)的大学生,在人生最好的时间必须住进医院借助呼吸机延续生命。

  《我存在的时间》被称为男版《一公升的眼泪》。虽然遵循日剧一贯催泪励志和解的套路,但三浦春马成功诠释了一个困在人生意义中的青年,他的演技也获得了大众的认可,收视率节节攀升。

  值得一提的是,三浦春马还和我国女演员刘诗诗合作过一部中日合拍片《深夜前的五分钟》,拍摄地就在上海。

  2017年在英国留学的网友Daniel意外和三浦春马成为室友。Daniel虽然看过《恋空》却没有认出三浦春马,还是过了好一阵子,才听别人说“看到明星了”。

  Daniel说,三浦春马是一个特别真诚的人。在伦敦的雨季,他每次撑伞到地铁口,都会在地铁口把雨伞上的水甩干、包好,不让水滴到地铁里面去。每一次下雨、撑伞和收伞都是如此。

  他说以前和女朋友去过几次,Daniel有点遗憾,说“要是你没去过的话我们就可以一起去了,不过两个男的上去好像很怪。”

  有一次他说带我去看音乐剧,我问他看那个,他说kinky boots(《长靴妖姬》),他说一定要去看,我是有点诧异为什么那么多热门的不看要看这个我名字也没听过的,他说看完你就会喜欢上的了,特别是那个音乐。看完之后他才告诉我他演过里面的lola,但的确很震撼,也因此爱上了看音乐剧。

  haruma(三浦春马)是我认识的人唯一一个每天弄发型不是为帅而是为了让别人看不出是他的人,带上帽子或是放下刘海,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估计对于中国人来说哪怕是他的粉丝也不太好认出来。

  我问他,进击的巨人是你拍的吗?他说感觉对不起喜欢漫画的粉丝,因为拍得很烂,他也一直不敢去看。

  他很喜欢秀他在来中国拍那部电影的中文台词,虽然他忘了是什么意思,而我也听不出来什么意思。但他说中国拍一部电影有几百人,日本可能就几十人,另外他还说刘诗诗很漂亮。

  虽然不常在中国活动,但他还是认真更新着自己的微博。不光学习了中文,还会在高考这样重要的日子为粉丝加油打气。

  昨天下午的音乐节目中,三浦春马的多年好友城田优一边流泪一边唱完了《奇迹》:

  的确,有了《恋空》这样世纪级别的作品,它也是很多中国人的日剧初心,之后的三浦春马虽然交出了好作品,但始终没有更大的声浪。

  这是因为他本人没有那么强的名利目的性,并不是抱着“我要红”的心态选择剧本,他更在意自己的成长,对待工作极其认真。

  日本演艺圈非常重视舞台剧,对日本演员来说,能够多次上舞台剧是对他们能力的最大认可。或许三浦春马确实没那么红了,但他的自我积淀远超过去。

  2009年,如日中天的三浦第一次出演了舞台剧《星の大地に降る涙》,他演一位无家可归又失去记忆的青年,既要唱又要跳。

  虽然是第一次站在剧场舞台上,演技稍显稚嫩,但他的歌声和表现还是受到了认可。

  2012年,他一年内出演了两部舞台剧,《七海盗》和《五右卫门摇滚3》。可以看出三浦春马偏好高难度的历史剧,始终在挑战自己,所以他的演技一直在提高。

  而后他虽然出演了多部电视剧电影,但一直没放弃舞台剧。不论是2016年的百老汇音乐剧《长靴妖姬》 还是2019年改编自陀思妥耶夫斯基《罪与罚》的舞台剧,观众都能一次次看到他的进步。

  曾与三浦春马合作过的导演这样评价他,“他是不开玩笑的认真。演员中有很多人是自认为风趣幽默的,我很讨厌那类……虽然说他是意外地无趣,但这个态度是最棒的。我喜欢这样的人。”

  《长靴妖姬》里他穿高跟鞋跳舞,水准不输专业舞蹈演员;和刘诗诗合作《深夜前的五分钟》时,他的角色一开始设定为在上海生活了一年的日本人,结果因为他学习中文太认线年。

  20岁那年,他曾给自己写下这段线年后的自己:有在过着幸福的日子吗?有好好地把珍贵的东西紧紧抱在怀里吗?如果你还是那样无论何事都竭尽全力去面对,我会很开心。嘛,总之请依旧做一个强大的人。”

  从20岁到30岁,三浦春马始终是那个最真诚的人,没有愧对他曾为自己许下的约定。

  在《恋空》中,他扮演的弘树变成了天空陪伴着爱人美嘉。而现在,他也变成了天空,永远在我们身边。

  最后,请大家在悲伤过后一定好好打起精神,春马的温柔一定希望所有人都能坚强幸福的生活下去。